{站长验证代码}

楊 穎

外汇交易 2021/8/2 13:45:43 74次浏览
楊 穎


嗯,我是! 您好,我是天盛集团的市场部主任,我叫孟甜,今天能够在这见到您真的是缘分。


   我们公司最近想要和你的公司合作,但是一直没有办法和你们洽谈,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这个机会。


   今天先吃饭吧,你明天去她的公司谈!李冰说道。


   李姐,那个天盛集团和我们…… 我知道,小倩,没事的有我帮你! 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吧! 苏总明天见! 张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认识香柏公司的总裁! 我也是今天才认识的,他就是我刚才的客户! 张成呀,你这客户怎么都是一些女的呀,一个个还都是富婆,你是不是想要被包养呀! 甜甜,你看你又胡思乱想了,我只要你一个人,不要什么富婆包养,我要包养你! 哼,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说不定就是嘴上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好了,我的小宝贝,你就不要乱想了,咱们继续吃这美味的牛排! 张成和孟甜吃完饭就回去了,一路上孟甜接到了来自多方的祝贺,脸上也一直洋溢着笑容。


   到家了之后,孟甜就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玉莲,秦玉莲虽然在和孟甜说话,眼神却一直看着张成。


   张成感觉到了秦玉莲火辣辣的眼神,没有抬头看她。


   张成,你把那个东西拿过来! 秦玉莲看见张成手里拿着一个袋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妈,张成庆祝我升职,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他们家的牛排特别好吃,我打包了一份回来给你尝尝! 阿姨,这牛排挺好吃的!张成尴尬的说道。


   谢谢我的乖女儿了,妈吃饱了,你给放冰箱明天吃吧! 孟甜把牛排放到了冰箱里面,而秦玉莲一直在盯着张成。


   张成心虚不敢不敢和秦玉莲对视,他昨天晚上放了秦玉莲的鸽子,秦玉莲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妈,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孟甜看见秦玉莲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过。


   没事,妈就是累了,妈先去睡了! 妈,你要是不舒服,你就跟我说! 秦玉莲转身回房,孟甜拉着张成说道:张成,我终于升职了,以后咱们就可以有一个咱们自己的小家了! 甜甜,你小点声,阿姨听见了心里可能会不高兴! 没事,咱们到时候给妈找个老伴,咱们也好过咱们自己的二人世界,他们也过他们的二人世界! 张成,你知道吗?今天遇到的那个苏倩,她是香柏公司的总裁,要是我能把她拿下,我肯定又会升一级! 嗯!甜甜,我有点累了,我先去洗澡了! 孟甜看见张成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不知道是为什么? 等张成洗完澡以后,孟甜早就躺在床上,穿上了张成之前买给她的情趣内衣。


   看着孟甜妖娆的身姿和魅惑的眼神,张成却没有反应,他真的累了! 甜甜,我累了!张成不冷不热的说道。


   说完,张成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孟甜以为是自己晚上吃饭的时候说的话惹得张成不高兴了。


   便慢慢的爬到张成的身上,手指在张成的身上轻轻划过。


   成成,今天晚上就让我来伺候你吧! 孟甜把手伸进了张成的裤裆里面,开始抚弄起来。


   张成在孟甜的抚摸下,身体渐渐有了反应。


   还给我装累,嘴上说不要,这身体还是诚实的很嘛! 孟甜把张成的小裤一把拉下,看着眼前的尤物,低下了脑袋。


   张成在孟甜的不断挑逗下,身体的血液开始沸腾。


   张成猛的一个翻身,把孟甜压在身下,孟甜伸出丁香小舌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张成动作倒也干净利落,很快就把孟甜身上的那几件等于没穿的布给扒拉下来了。


   张成提枪准备上阵了,结果刚架好姿势,还没开始,张成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孟甜被张成的叫声给吓到了,张成的额头上冒出黄豆般汗珠。


   张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紧吧!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别那个了! 看着一直冒汗的张成,孟甜哪里还敢继续,只好作罢。


   张成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看来昨天晚上的五次加上下午和苏倩的那…… 想必自己的精气肯定是受损了,如果今天晚上还要继续的话,可能真的会精尽人亡。


   张成看着躺在身边的孟甜,他看的出来孟甜不高兴,但自己也无能为力。


   第二天等张成醒来的时候,发现孟甜已经不在床上了,看了一下梳妆台,他知道孟甜去上班了。


   张成感觉自己的腰有点疼,勉强能够坐起来,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太放纵了,这身体吃不消呀! 张成在厨房里找了一下,发现没有一点吃的,看来孟甜是生气了,连早餐都没有给自己准备。


   张成,你过来,我有些话想问你! 张成往后转身,秦玉莲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阿姨,什么事? 张成,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过来,我一个人等了那么久! 真的对不起,那天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告诉你! 事发突然?我看你和甜甜玩的挺开心的! 阿姨,你听我解释,这件事真的是一个误会,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 我不听,这件事就是你的不对,除非你现在补偿阿姨!秦玉莲像一个小女生一样的撒娇着。


   阿姨,这……能不能改天,我今天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阿成你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最近有点腰疼! 阿成,你躺下,阿姨给你按按! 张成按照秦玉莲的话躺在了沙发上,然后张成告诉秦玉莲需要摁哪几个位置,该怎么摁。


   秦玉莲的手在张成的后背上来回的抚摸着,这个男人的身体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现在可以好好的摸一次了。


   阿姨,你的手再往又一点。


   对!就是这个位置……啊! 张成,是不是我太用力,按疼你了? 没事的,阿姨,就这样继续! 秦玉莲坐在张成的身上,帮他按着他的腰,而孟甜生着一肚子的闷气早早的去上班了。


   孟甜一肚子的闷气,到了公司楼下,结果发现自己今天要用的文件给忘在家里了,只好在公司签到以后,说自己要出去谈业务,然后顺便回家拿业务。


   孟甜回到家,打开门就看见自己的母亲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


   孟甜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喊道:张成,你这是在干嘛! 张成还没来得及接话,秦玉莲脱口而出:甜甜,你也真是的,张成的腰伤了你也不知道带他去看看! 妈,他腰伤了,我知道,我肯定会带他去看的! 还有,妈他是我的男朋友,你未来的女婿,你这样不好! 孟甜的火药味十足,秦玉莲被她的一句话给堵住了。


   甜甜,你怎么跟阿姨说话的,她是你妈,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怎么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开始维护了,你是要娶我过门,还是娶她呀! 甜甜,你越说越离谱了,什么叫她,她是你妈,生你养你的妈! 张成,你别说甜甜,是我做的不好! 阿姨,你没有做的不好,是她说的话不对! 好!好!你们说的都对,是我不对,是我做错了,这个家是你们的,我走! 孟甜哭着走回房间,然后把行李箱打开,往里面装衣服。


   张成,你别和甜甜吵了,你快去劝劝她! 张成也觉得事闹的有点大,刚站起来,孟甜就拉着箱子从房间出来了! 甜甜,你这是干嘛,你要去哪? 我去哪不用你管,你给我让开! 对不起,我刚才说话过火了,都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 孟甜没有说话,拉着行李箱要往外面走,张成伸手拉住了箱子。


   甜甜,对不起,我该死,你不能走,这里是你的家! 我数三声,你给我放手,3、2、1。


   张成没有松手,孟甜一下把手松开了,说道:箱子我不要了,你要自己拿去吧! 孟甜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张成想要去追,结果腰突然疼得厉害,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张成,你没事吧! 甜甜,张成摔倒了,甜甜! 张成,你坚持住,我打120。


   阿姨,我没事!我去追甜甜! 还追什么,你现在得去医院,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 孟甜走到楼下,等了五六分钟,往后看了一眼,张成没有追下来,孟甜的心瞬间死了。


   孟甜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见一辆救护车开了进去。


   这个时候,孟甜的手机接到一条消息,是公司发来的,告诉孟甜,她虽然当了主任,但是她之前说的拿下香柏公司业务这件事还是她的。


   孟甜现在是心里越乱,烦心事越多,她气的跺脚。


   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是秦玉莲打来的,孟甜本来不想接的,但转念一想,她是自己的母亲,便接了电话。


   甜甜,你在哪呢,张成现在在医院,你快来吧! 妈,怎么回事,张成出什么事了! 刚才你走的时候,张成想要去追你,突然就倒在地上了,现在在救护车上! 妈,你别着急,我现在马上过去! 一听见张成出事了,孟甜心里的气一下就没了,她现在非常的担心张成。


   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张成还在治疗当中,孟甜和秦玉莲焦急的在门外等着。


   你好?你们哪位是这位先生的家属?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未来的丈母娘! 那这位女士,你跟我进来了一下! 孟甜跟着医生进去了,孟甜现在只希望张成没有事。


   那个,张先生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精血不足,导致的浑身乏力,刚才猛地一下太着急,才会摔倒的! 精血不足? 精血不足,说白了就是纵欲过度,你们年轻人在那个的时候还是要节制一下,要不然真的会出大事的!&rdquo(交换性伴侣); 孟甜听见医生这样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孟甜问道:医生,那他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等下这个吊瓶打完,你们就可以回家了,修养半个月就差不多了。


   好的,谢谢你了,医生。


   孟甜知道张成没有大碍以后,走到门口对秦玉莲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走了。


   孟甜现在得赶快去香柏公司了,再不过去自己这单业务可能就要黄了。


   孟甜赶到香柏公司的时候,前台问她是否有预约,孟甜想起了昨天晚上苏倩说的话,便说道:有预约,我叫孟甜! 张秘书,有位叫孟甜的女士要找总裁,有预约吗? 老王被她勒得脸红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还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说:好了好了,确定没事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当时你不是一脚把他给踹开了吗?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这种人,一定不能给他机会。


   老王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底下却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冲动没有,挺尴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极而泣,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老王的担忧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贴在她肚皮上的东西,想躲怕太明显,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贴着不敢动。


   这可太尴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帮这忙是对还是错,但结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虽然她当老王是长辈,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这种反应很正常。


  她不断说服自己不能往歪处想,只要把老王当作自己爷爷就没事了,可是还是会羞涩。


   知道就好,那你起来吧,丫头。


  老王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别的好,整个人非常的难受。


   这也太神奇了,他刚来过,居然又这么冲动了,可能是太多年没有过这样的事了,一来就连绵不断。


   哦!靳小小知道没办法赖着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脸上的表情,见老王脸上没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样的表情,顿时松了口气,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没往下看,把裤子拿过来递给她说:你穿上吧,可別着凉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裤子里头那老伙计太烦人了,如果现在不解决的话,肯定会难受死的。


   靳小小穿着裤子,突然停了下来,小声的问老王说:王爷爷,我能不能再求你帮我个忙?她说完话,脸通红的,显然是在害羞。


   老王诧异问她说: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会儿才说:王爷爷,你能不能拿那个手指……我……我是说……我想你帮我掩盖一下那个坏叔叔的感觉。


  我担心我晚上做梦会梦到他。


  如果你也弄过的话,我就会想成是你,就没那么恶心了。


   老王都听傻了,这姑娘读书读傻了?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损招?不过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动了,但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说:这……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恶梦。


  我现在心里就挺恶心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有使劲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种感觉。


  王爷爷,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兴坏了,心说:这可是她求着我帮忙的,就算冒犯也不关我的事。


  虽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亵渎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这样了,再不出手,雷都会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应该怎么弄? 靳小小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脸红红的也不说话,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裤子里面。


   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过分,一触即离,然后跟靳小小说:好了。


  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老王感觉自己不行了,必须尽快解决一下,要不然会爆炸。


   靳小小心满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裤子,抱着自己的湿衣服就走,走到门口才又回头,跟老王说:对了,王爷爷,今天的事,你千万千万要记得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別人知道,包括刚才的事。


   她说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应。


   老王看着厅门关上,都傻眼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貌似靳小小刚刚拿走了他释放过东西的小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来像是一条小裤裤……靳小小的小裤裤? 老王感觉自己要悲剧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 他心里祈祷着,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裤子一脱,耍起棍法来。


   因为太过澎湃的缘故,没多一会儿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着,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是不是考虑做一回禽兽呢?他觉得好人不好当,还是吃了靳小小比较好,自己玩有点没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为老王给她检查这个事情,她脸上的绯红都还没有消退,一进门差点跟人撞了。


   哎哟,这是谁呀?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这小脸蛋,怎么像苹果一样红呀,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说话的人是秦欢,她语气挺刻薄的。


   这几天她们俩正闹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让靳小小找秦欢帮忙,她也不会拒绝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不过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为秦欢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没想到这坎儿就是过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现在听着秦欢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她心里头特别的不是滋味,不过她不敢还嘴,因为她心里其实对秦欢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为秦欢,她还不能认识王爷爷那样的好人呢,不过一想到王爷爷她就脸红。


  王爷爷真是的,裤裆居然起来那么高,怪吓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爷爷裤裆里头的光景,然后她脸就更红了。


   哎哟,你还真别说,刚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呢,现在看看她的这个脸蛋,也不知道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来的。


   在秦欢身边的一个姑娘随声附和着,脸上嘲讽的意思是非常明显的。


   她们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约就是鄙视靳小小以前装小白花,现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会这么想,自从晚上去过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装就丰富了起来,虽然不是什么贵价货,但钱是从哪里来的,惹人遐思呀! 其实主要还是嫉妒,靳小小在学校的名声有多响谁都知道,她简直就是全体女生的公敌,秦欢当时介绍她去找老王就没安好心。


   你们瞎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我刚给学生补习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靳小小说话都没底气,声音小小的,还低着头。


   被同学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开心,她摸了下自己红得发热的脸蛋,倒要不怪別人会那么想。


   哎哟,装什么装呢?大家一个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啊! 秦欢看着此刻的靳小小,觉得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她们两个老司机面前舞所遁形。


   对呀,难不成我们两个还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吗!另一个女孩说话时跟秦欢对视一眼,齐齐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们两个就不要瞎说了!我什么都没干!靳小小说完话便直接走进来,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运,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内内上的是什么东西。


   她拿起来一嗅,味道怪怪的,她还以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脏东西。


   她还挺能装的,不过也是,毕竟人家在外面的名声那么好,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了。


  秦欢对另一个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换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会认定这事。


   而另一边的老王,躺在床上,想着今天靳小小跟他两个人所做的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顿时愤愤不平起来,心里头也就更加的有保护这个丫头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色鬼做出这样的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头!这么纯洁的小姑娘都祸祸,真是不知羞耻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着这一切,期待着明天靳小小来跟自己说明一切。


   第二天,学生们上学的上学,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还是有一些担心靳小小这个丫头还会不会继续去给别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个色狼,那该怎么办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靳小小手上端着一个食盒,在食盒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各样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为昨天做家教的时候,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给结算了,所以现在手头上还是有点钱的,为了报答老王对她的帮助,她准备了这些好吃的东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门。


   可能是因为思虑过甚,一夜没睡好,老王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头有一些晕晕的,所以没开门做生意,甚至打开铁门后就没理过学生的出入问题,一个人闷在屋里睡觉。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过第一次门后,发现里面没有声音,又再次敲门,心里头是非常的好奇的,因为老王很少离开门房。


   接连敲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靳小小开始纳闷了。


   要是在平时的话,王爷爷这个时间肯定是乐呵呵的坐在店里头瞧着学生出入,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爷爷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来迎她的时候又淋了点雨,她开始担心了。


   王爷爷不会是生病了吧? 刚这么想,靳小小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呯……这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杯子破碎的声音。


   靳小小顿时就慌了,王爷爷年纪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话,那可是非常严重的。


   她使劲的敲门喊着,听不到回应,准备强行进去。


   因为是午休时间,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犹豫了一会儿,准备破门。


   可当她使劲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门没栓紧,竟就这么开了,害她差点没摔跤。


   踉跄几步站定,靳小小一进门就心急火燎的进内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老王。


   她急了,冲过去抓着老王的手说:王爷爷,你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呢?你生病了。


   这不废话,老王费力的睁开眼,对她笑笑说:你来了?吃饭了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我吃没吃饭。


  王爷爷,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动时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动,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靳小小还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时穿太保守了,看不出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T恤,把上围勒得突显出来,还挺可观的。


   本来老王的意识还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许多,直愣愣的盯着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脸上一红,没说什么,也没遮掩,只是关心的催问老王:(性插故事)王爷爷,你快说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说着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额头,发现滚烫滚烫的。


   哎呀,肯定是发烧了啊!王爷爷,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快一并跟我说。


  靳小小眼中满是担心的看着老王,她心里头有些害怕,因为她没照顾过病人。


  
外汇交易中心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楊 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