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tickling videos

外汇交易 2021/8/2 22:51:10 18次浏览
tickling videos


王国强担当总经理,侯青青为总经理助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东兴县实干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正式挂牌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施工继续进行着,几位技术队长也都来上班了,王国强这些天一直在工地上待着,他手下的五个打手也都充当着工人在现场。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蛇头在刘茜的陪同下,来过两次,因为没有和王国强见上面,也没有爆发冲突。


  而唐伟民为了赶上之前的工期,又要大量招人了,侯青青也在协助他,他则一个人在现场忙技术工作,忙得团团转,不过看的出来,他干的很开心。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唐媛媛也是忙得见不到人,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


  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大腿全部暴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一屁股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


  试试强叔的手法!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挺起腰身,迎合着强叔的动作。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整个人压着唐媛媛的双腿扑了上去。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


  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


  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的胸脯,隔着轻薄的衬衫,在外侧轻轻的揉按着,还别说,两个手掌刚刚掌握,王国强伸出食指在上面一点,侯青青呻吟一声,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


  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黑社会的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


  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


  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


  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一手捏在女人的柔软上面,一阵青红,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


  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


  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


  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什么事情,你说。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


  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的胸部,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只是侯青青找到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像王国强找到刘茜一样,为的就是扳倒蛇头的证据。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mV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感慨片刻,坐到沙发上,打量着刚搬进来不到一个月的新家……足足一百七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平层让他到底还是觉得付出值得。


   不过这房子里也不仅仅就苏瑞和秦雪两人。


   小姨子秦月儿因为读大学的缘故,最近也来到了岩城,秦雪担心她第一次出远门不适应,就把她接到了家里住。


   苏瑞对此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对的,秦月儿这丫头长得很像她姐姐秦雪,漂亮的鹅蛋脸,小蛮腰,肌肤水嫩,身材修长,加上发育良好,胸大屁股翘,光看着也是极为养眼的。


   当然,也就是看看。


   和大部分男人一样,心里想是一回事,真要做点什么,苏瑞还是比较怂的。


   很快,他挥去脑海中浮现的各种念头,站起来往秦月儿的房间走去。


   今天在公司忙活了一天,苏瑞也没下厨的心思,此刻有些饿了,就准备叫上秦月儿去外面随便吃点东西。


   结果刚走到门口,正准备敲门的苏瑞却是发现,小丫头房间的门居然是开着的。


   ——虚掩的房门留了半指宽的缝隙,里面没有开灯,微暗的室内有一阵压抑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传来。


   嗯~啊。


   这声音让早已算是老司机的苏瑞面色顿时有些古怪……秦月儿这丫头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还带回家来了? 他脑海中不自觉就浮现出某些不可言状的画面,按捺不住凑近了些,透过门缝喵了眼。


   紧接着,苏瑞就看傻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男朋友,拉着窗帘的卧室内,仅仅只有秦月儿一个人而已。


   她此刻正躺坐在床头,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缓慢的划着圈,粉色的丝质睡裙领口大开,随着身体的动作,有一抹雪白若隐若现。


   秦月儿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脸色发红,呼吸急促,一边抚慰着自己的胸口,一边低垂着头,看着大腿上的iPad屏幕,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多了一个人。


   随着外放的销魂叫声越来越激烈,她手上的动作也更加快了一分。


   苏瑞随之恍然……这丫头居然是在偷看岛国爱情艺术片! 这样的发现让苏瑞很是错愕。


  印象里,秦月儿一直是个很文静、学习很好的女孩子,平时和自己靠近一点点都会脸红,怎么会…… 嗯~ 没等苏瑞想明白,耳边传来了一声低吟。


   他回过神来,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儿紧咬着薄唇,原本放在胸口的手,开始慢慢的向下滑去…… 那素白修长的小手,以一种异常诱惑的姿势,一路抚摸过平坦的小腹,落到了两腿之间…… 然后,蓬松而凌乱的睡裙,就被秦月儿自己撩了起来。


   苏瑞忍不住瞪大眼睛,咽了口唾沫。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一种本能的冲动仿佛邪火般蔓延开来。


   也就是这时候,屋里的秦月儿突然轻轻的发出一声呢喃。


   姐夫…… 她的声音低沉而绵长,就像是一只动情的猫咪。


   但苏瑞却是没有觉得半点旖旎,反倒吓了一跳。


   自己被发现了? 他顿时大气都不敢喘,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一时慌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嘻嘻,姐夫呀,真的这么想要进来吗?要是被姐姐发现,你可就完蛋了哟。


   秦月儿那诱人中带着俏皮的话语再次响起,苏瑞以为她是对自己说的,当场脑袋就是一懵。


   结果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是误会了。


   ——只见小姨子秦月儿突然脸色发红的摸出来一根削了皮的黄瓜,犹豫片刻后,竟是一边瞟着试试探探的张开小嘴,一口给含住了。


   她的动作明显生疏而笨拙,腮帮子鼓鼓的,秀眉微蹙。


   或许是有些不习惯,片刻后她就开始口鼻同用的小声喘气,嘴里还口齿不清的嘀咕道:好像很难啊…… 如此惹火的一幕看得苏瑞气血倒涌,差点就没忍住推门进去。


   他几乎是用了最大的毅力才克制住冲动,心里倍感复杂,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看这情况自己显然是没被发现的,但小姨子偷偷摸摸的玩成人幻想游戏,所臆想的对象居然是自己……这着实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要说苏瑞对秦月儿没有丝毫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想归想,付诸实践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情。


   知道了小姨子对自己的态度,苏瑞很是担心她会对自己做出某些诱惑,到时候若是被老婆秦雪发现,那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更何况他也没有把握,自己在被秦月儿诱惑的时候,还能和柳下惠一样,不做逾越底线的事情。


   苏瑞一时有些犯愁……要不要现在直接点醒秦月儿呢?哎,还是算了,真这样做,这丫头以后看见自己还不得尴尬死? 他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装作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


   轻手轻脚的退回客厅,苏瑞看着表等了阵,估摸秦月儿那边应该‘完事儿了&quo;,才故意弄出动静,慢慢走向她的房间,嘴里装模作样的喊道:月儿,你在家吗? 啊! 啪! 惊呼伴随着东西落地的声音响起,很快,秦月儿那明显慌乱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姐夫你先别过来!我,我在换衣服! 你当然要换衣服,小裤裤估计都湿透了吧。


   苏瑞想着,咳嗽了一声,似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你快点,今天你姐又要加班,咱们出去吃晚饭。


   好,好的。


   匆忙的关门声与回应几乎同时传来。


   …… 半小时后,恢复镇定的秦月儿总算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她画了个淡妆,原本的粉色睡衣换成了一件清凉的紧身T恤,下半身是一件超短裤,白嫩丰腴的大腿配合那若隐若现的小蛮腰,显得格外吸睛, 姐夫,咱们去哪儿吃啊? 秦月儿一如往日般一把搂住了苏瑞的胳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问道。


   感受着那雄伟丰胸挂擦过手臂的柔软,苏瑞顿时就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他略显局促的咳嗽了一声,有些不自然的扭了下腰,随后才开口道:嗯……你不是一直想去吃黄姐火锅吗,走吧,今天咱们就去试试。


   真的?姐夫万岁! 秦月儿高兴得原地蹦了一下,小脸满是兴奋的紧了紧胳膊道:太好了,姐夫你真好。


   苏瑞感觉自己的手臂像是陷入了一团果冻,温热的少女气味在鼻尖蔓延开来,一时间心情难以言状。


   哎(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我是不是应该把手抽出来?只是,真的好难办到啊…… 姐夫姐夫,你介意我闺蜜过来吗?是个大美女哦! 行至半路,副驾驶上的秦月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随便你吧。


   苏瑞现在满脑子都是秦月儿之前的那副模样,倒不是色授魂与昏了头,他只是在考虑该如何处理,才能让事情以最小的影响结束。


   因此,在下意识回答了一句后,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们关系很好吗? 当然啦! 秦月儿点着头回答:她是我……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飞快的语速,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顿了下。


   苏瑞没注意到这点,闻言点点头道:你刚来岩城,有一个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处哦。


   说是这么说,苏瑞心里却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她闺蜜那边旁敲侧击的套下话,看看秦月儿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知道啦,姐夫! 秦月儿吐了吐舌头,不疑有他道。


   …… 黄姐火锅。


   这地方生意很好,苏瑞两人来的时候店外已经排起了长队。


   好在他之前因为单位定点聚餐地点的事情,和这家店的老板交结过,手里有一张获赠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一间包厢,点菜完毕,正在等锅底热开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文倩你来啦! 秦月儿朝着她招招手,拉着她的胳膊坐下,对苏瑞道:这是我姐夫,苏瑞。


   姐夫好! 文倩很是自然的跟着叫了一声,声音甜糯糯的。


   额,你好。


   苏瑞倒是没想到这个岁数和秦月儿差不太多的女孩会这么自来熟,愣了下才露出笑脸道:早听月儿说你很漂亮,今天看见才知道,她的确是没有吹牛。


   不得不说,文倩的出现给了苏瑞很大的惊艳感,和秦月儿的美不同,她有一张素雅温婉的俏脸,柳眉琼鼻,眼里仿佛含着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装得体修身,是那种典型的都市丽人风格。


   姐夫你真会说话。


   文倩的俏脸微微泛红,似乎对于苏瑞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报告哦! 秦月儿皱着小鼻子威胁了苏瑞一句,说道最后又笑了起来,显然只是开玩笑。


   哈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苏瑞打了个哈哈,举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让苏瑞没想到的是,秦月儿这个闺蜜文倩居然还是岩城大学的校花,听自家小姨子的口气,似乎追求者不少。


   几人聊着,随即就说到了秦月儿身上,在苏瑞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儿在学校被一个高年级学长疯狂追求的事情。


   苏瑞对此表现得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是有了些想法。


   一顿饭后,三人已经相当熟络。


   姐夫,这么晚了,这边回学校坐计程车还得两个小时,太不安全了,要不……让文倩在咱们家住一晚吧? 秦月儿在苏瑞结账的时候找上来问道。


   苏瑞考虑了下,觉得的确是这样,加上家里空房间还多,于是便答应下来:行吧,咱们一起回去。


   因为喝了点小酒的缘故,苏瑞叫了个代驾,随后就和秦月儿、文倩两人做着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经快到十点,到家后苏瑞见老婆秦雪还没回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接着,微信上就跳出来秦雪发来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赶项目进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苏瑞愣了下,苦笑一声,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边秦月儿很快带着文倩开始参观起来。


  苏瑞感觉酒劲上头,有些睡意,见状招呼了她一声,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许是有段时间没喝酒的缘故,半夜的时候,苏瑞感觉喉咙难受,打着哈欠爬起来,就准备去厨房找点水喝。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打开门,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儿的房间,居然又开着门。


   一片漆黑之中,那门缝洒落的微弱灯光显得异常明亮。


   怎么最近习惯不关门了? 苏瑞摇摇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径直就打算越过秦月儿的房门。


   结果没走两步,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呻吟声突然传了出来。


   嗯~啊…… ……不会是又在观摩爱情动作片吧? 苏瑞有些无奈,秦月儿已经成年,他作为姐夫实在是不好对这种事情过多干涉,于是只当做没听见,摇着头便走向了厨房。


   在净水机上接了两杯水喝下,苏瑞感觉喉咙好了些,人也清醒了过来,便准备原路返回房间继续睡觉。


   然而倒转回来,途径秦月儿房间的时候,一阵‘嘎吱嘎吱&quo;的床板摇动声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动静这么大? 不会是两个人在一起看吧? 苏瑞腹诽了一句,想了想,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


   一副让人血脉喷涌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这是…… 苏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见房间内,秦月儿和文倩竟是赤身果体的相拥在一起,脑袋交错亲吻着,一副忘情的模样。


   文倩很明显是主动的一方,她相当熟练在秦月儿身上或揉或捏,极尽挑逗。


   而秦月儿早已经意乱情迷,发丝凌乱的闭着眼睛,小嘴微张,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


   老实说,长这么大,苏瑞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这样的场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 他心里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月儿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还是要我啊? 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她骑在秦月儿身上,低着头,发丝散落垂下,双手压着秦月儿的肩膀,浑身都充满了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儿吃吃一笑。


  目光迷离道:要姐夫啦。


   哼,看来你还是没知道我的厉害。


   文倩骄哼一声,翻手就从旁边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红的脸上满是兴奋:小妮子,怕不怕啊? 不怕!秦月儿咯咯的笑着:你下午让人家视频给你看,还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戏码,还好没被姐夫他发现,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问道。


   秦月儿红着脸求饶:哎呀,你别问了,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轻笑一声,动作异常娴熟的抚过秦月儿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 苏瑞已经完全瞪大了双眼,面前这一幕,让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样。


   他心里庆幸夹杂着苦恼,庆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恋上了自己这个姐夫,下午那一幕,不过是她和‘小情人&quo;之间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恼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问题了。


   长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居然是个拉拉? 这种事情,我该怎么跟秦雪说明呢? 第二天一早,苏瑞盯着黑眼圈来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偶然窥见的香艳画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觉。


   更让他头疼的是,通过文倩和秦月儿对于那种事情的‘熟悉程度&quo;,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维持这种关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秦雪对秦月儿有多上心苏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把人接到家里来住。


  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很难说会闹成什么样。


   哎,还是先想办法旁敲侧击劝劝秦月儿,这种关系,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脑子里琢磨着这些,苏瑞都有些没精力工作了。


   苏总监,许总让您去她办公室一趟。


   也就是这时候,下属小陈突然敲门走了进来,面带同情的带来了一个消息。


   作为能够独立负责高端编程的总监,苏瑞在IT行业也算得上是顶层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马的好几个项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关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软。


   许总找我? 苏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刘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


   小刘连连摇头,犹豫了下又道:不过……许总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苏瑞点点头,站起来出了门。


   半分钟后,他推门进了许晴柔的办公室。


   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又不似熟妇那样荤黄不忌,再加上身份带来的征服感,许晴柔这种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热切的幻想对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装内,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喷薄欲出的丰满在双手的托举下,显得尤为巨大。


   许总,你找我? 苏瑞笑着问道。


   他对于许晴柔的态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结,亦或是期待发生点什么……事实上,这女人说起来还算是他的伯乐。


   当初刚毕业的时候,苏瑞还只是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许晴柔慧眼识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会有他的今天。


   你还好意思问我? 许晴柔没有如同往日那样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脸含霜,目光冷冽的看着苏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谓验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现了足足五个常规逻辑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给客户前又检查了一遍,这会给公司的形象带来多大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内心太过激动,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动作过猛之下,双峰一阵乱颤。


   这不禁让刚有些慌乱的苏瑞看得一呆。


   许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变化。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强人,对此虽然脸色微红,倒也没太过羞涩,一边用手挡住胸前的旖旎风光,一边冷哼一声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 啊?不是…… 苏瑞匆忙摆手,暗骂自己最近真是憋晕了头,尴尬之余,连声道歉道:许总,我上午有点走神了,抱歉,我这就拿回去修改…… 等等。


   许晴柔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苏瑞,瞪了他一眼道:苏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担子重,也很理解……这样罢,你先回去休息两天,我这有几张清源山庄的消费券,你带你老婆去那儿好好休整一下,释放下压力,然后给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吗? 她说着,伸手就将几张消费券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苏瑞没想到许晴柔会如此通情达理,一时间很是感激:许总,我…… 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许晴柔摆摆手:记住我说的话,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这种低级错误。


   苏瑞点点头:我记住了。


   ……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苏瑞收拾了下东西,再次给老婆秦雪打了个电话。


   这次总算是拨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吗?秦雪那略带倦意的声音响起,打趣道:不会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着觉吧? 幸好你没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还不闹翻天? 苏瑞头大的揉了揉眉心,继而道:你那边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许总给了我几张消费券,可以去清源山庄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应得很快,饶有兴致道:把月儿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 清源山庄是岩城小有名气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条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围环山,屋子里还有活水流过,独栋的别墅型住所非常适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闲。


   苏瑞带着秦雪和秦月儿,在当天下午来到了清源山庄。


   秦月儿是个跳脱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园,苏瑞本来还想着找借口把她支开,闻言自然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等她一走,苏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谓小别胜新欢,苏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几天又被‘刺激&quo;得不轻,如今总算是有了过二人世界的机会,自然得抓紧时间‘办正事&quo;。


   老婆,我怎么感觉你又变漂亮了…… 苏瑞说着讨喜的话,手上就开始不规矩起来,顺着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进去。


   说起来,秦雪和秦月儿真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女,她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脸,气质秀雅,身材略显丰腴,看着就让人想起一个词来——贤妻良母。


   哎,还是白天呢! 虽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对于苏瑞的抚摸还是有些羞涩,啐了一口道:万一被月儿看见…… 孔雀园那边光过去都得半个小时呢,没事。


   苏瑞看着秦雪羞红的脸蛋,只觉连日压抑的欲望一瞬间喷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将她横抱在了怀中,笑道:咱们先洗个鸳鸯浴,嘿嘿…… 他说着,就在秦雪的惊呼声中,火急火燎的进了浴室…… 与此同时,伴随着房门开启的轻微动静,外面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的一个人影。


   正是本应到了孔雀园的秦月儿。


   倩倩,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秦月儿的脸上闪过一丝踌躇,对着手里的手机道:要是被发现了…… 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会哪些姿势吗? 手机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学习一下呀,是吧? 那,那你还有多久过来? 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儿挂了视频,犹豫了下,才轻手轻脚的从观景阳台来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个凳子,爬到风管机的架子上,从通风口看去,随即,就看到苏瑞抱着秦雪从进来的那一幕。


   秦月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连忙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苏瑞脱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过那片雪白,温热的触感和光滑的肌肤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外汇交易中心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tickling v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