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tubbyxjock

外汇交易平台 2021/8/2 23:12:19 19次浏览
tubbyxjock


【黄立行陪玩百亿富豪】据台湾媒体报道,NBA灰熊队老板佩拉(RobertPera)近年和台湾名模殷琦、林苇茹传绯闻,但也先后破局。


  21日媒体见佩拉和猛男出游,前晚再度目击他和黄立行一块买咖啡,3名猛男走在一起很抢眼。


  黄立行的哥哥黄立成曾介绍殷琦给佩拉,兄弟俩跟这位身价估计约超百亿人民币的富豪交情匪浅,但黄立行一见媒体相机立刻将朋友推上火线,说:“你不要拍我,你拍他(佩拉)。


  ”而殷琦被问到前绯闻男佩拉异常低调,坚持不回应。


  佩拉前天晚间9点多,和2名友人在信义路商圈逛,他(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维持一致的穿衣风格,帽子和舒适的棉T,打扮非常简单,身旁两名友人,1名是外国人,另1名带着帽子,运动风打扮,遮住大部分五官,记者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是黄立行。


  黄立行陪玩百亿富豪称徐静蕾只是朋友黄立行陪玩百亿富豪称徐静蕾只是朋友黄立行和佩拉以英文对话,一起走到附近的星巴克咖啡买饮料,等待餐点时黄立行和佩拉聊得开心,一见到媒体,黄立行一脸不情愿,记者问他和徐静蕾是否已经结婚,他回答:“没有。


  ”去年被爆料黄立行和徐静蕾同居,之后徐静蕾被媒体目击从他住处离开,对此他回应:“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回答我私人住在哪里。


  ” 馨儿来车站接我的时候,跟我说她现在跟人合租,我意见挺大的,因为这样我就不能在她住处碰她了。


  等到她住处,我的气立马消了,因为跟她合租的女孩很漂亮,大长腿,臀很翘,那一对大得走路都晃得厉害,正是我的理想型。


  只可惜她们租的是一个单间加厨房厕所,连厅都没有,我想在那儿过夜都不行。


  但那女孩一句话就让我乐了,她说我可以留下来睡,反正家里有两张床,她又不跟馨儿睡,我影响不到她。


  影不影响那是她说了算的吗?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我躁动得厉害,仗着有被子遮掩,我早把自己脱光了,二话不说就扒馨儿的裤子。


  馨儿死死抓着,压着嗓子嗔我说:“別闹,凉子还没睡着呢!”凉子就是那女孩,也是她闺蜜,一个纯正的天朝人,只是不知道她老爸为什么要给她取一个岛国名儿,可能是看的岛国片多了,女儿出生的时候嘴快爆出来的。


  我不管,既然扒不动,我就蹭,反正她背对着我,挺方便的。


  馨儿终于不行了,拧我腰说:“你小心点,別那么大动静。


  ”说着她自己就把裤子扯到腿弯那里了。


  我手往下一摸,呵,这妞都这样了还跟我装。


  就着暗淡的月光,我往对床一看,正好瞧见凉子没盖好被,把翘臀给露出来,隐隐还能看出她内内的勒痕,顿时把我兴奋得不行,扶着就送进了馨儿的身体。


  馨儿喉咙发出一声压抑亢奋的声音,我捂着馨儿的嘴继续,没两下就让馨儿咬手制止了:“你是猪吗?让她听到怎么办?”我跟馨儿开玩笑:“不会,我这是振动模式,她听不到。


  ”“去死!你当床不会响呢?”馨儿要把我推出来,我死活不让,好不容易把她哄好,再次开弄,动作收敛了很多,但感觉一点不减。


  虽然已经完了,我看着对面的肥臀还是意犹未尽,手在馨儿那里打圈,挺感慨的。


  馨儿都被我开发成这样了,万一我们俩分手,世(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界上哪还有男人能满足得了她。


  “別闹!赶紧睡觉,你再把我的火撩起来,我吸干你信不信?”要搁在平时,我怕她就有鬼了,这会儿却因为在长途车上没休息好,挺累的,所以我放过她了。


  第二天睡醒的时候,我一睁眼,发现馨儿已经不在了。


  她在床头给我留了张纸条,说她上班去了,叫我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中午再回来陪我吃饭。


  我坐起来才发现凉子还在,她把自己包得太严实了,整个上半身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双大长腿,恰好我的方向看不到。


  男人早上起来火气都很大,我一看就受不了。


  那双腿实在太嫩了,又白又直,我探头瞄不到什么,干脆蹑手蹑脚的下床过去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凉子睡觉太不老实了,我过去才知道她不仅露腿,下面一半都露出来了,睡裙撩到腰上,好一条蕾丝边的黑色半透明内内。


  昨晚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挺开放的,果然没看错人。


  我见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大着胆子嗅了一下。


  NM太香了,可惜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瞧不到里面去。


  那内内瞧着透,可里面的风景也是同一颜色,反而瞧不出来了,气死。


  我裤裆顶得高高的,很想直接扑了她,却又知道万万做不得。


  原想趁她沉睡尝试拉开看看的,她突然翻身吓我一跳。


  琢磨着都八九点了,做这事风险太大,只好作罢。


  我正在厕所里洗漱,凉子突然进来,吓我一跳。


  凉子揉着满头乱发,似乎才发现我,却一点不介意让我看到她邋遢的模样,打了个哈欠跟我打招呼说:“早啊!你还没走呀?”我干笑一声说:“没,还要呆两天一夜,麻烦你了。


  ”说话时瞄一眼她的睡裙,真TM透!昨晚没注意,白天光线好,她内衣的轮廓一览无余,上面好像是真空的。


  想到先前看到的一切,心不禁悸动,居然忘记拍照留念。


  “嗨!有什么麻烦的,你又不跟我睡。


  ”她眼睛都没怎么睁开,说完竟懒洋洋走到里头的马桶那坐下。


  我吓一跳,忙说:“你等等,我先出去。


  ”其实只是装模作样,我舍不得离开,感觉她挺好勾搭的样子,就怕这是馨儿设的局。


  凉子瞥我一眼说:“不用了,你就在那呆着吧。


  ”说完把帘子拉上,然后我发愣的瞧着有点透的帘子里,她做了个往下拉的动作,然后往下面一看,帘子遮掩不到的位置,她那条诱了我一早上的内内落在了她白皙瘦削的脚踝上,我裤裆猛的一鼓,撞洗手盆上疼得要命。


  MD,这女人疯了吗?她怎么敢就这么在我旁边小解?听着滋滋声响起,还有落水的哗哗声,我都要疯了。


  凉子倒是淡定,边解决边问我说:“你呆会儿有地方去吗?要不要我带你到处逛逛?”我想答应的,还是担心是个局,赶忙说:“不用了,这地方我还挺熟的,来过好几次了。


  ”“是吗?那算了,还想免费给你当导游呢!”我以为这已经算大尺度了,凉子解决完之后扯卫生纸擦,扔旁边的纸篓站起,拉开帘子突然贼兮兮的探头问我说:“听馨儿说,你那玩意儿挺大的,是真的吗?”“什么?”我都傻了,她弯着腰,领口里头那两坨太诱人了,她是不是忘记自己没戴罩罩了?“问你话呢!”凉子说完才发现自己走光了,白我一眼捂着说:“还以为你是正经人呢,没想到跟別的男人没两样。


  ”我厚着脸皮说:“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切!你就是承认想看我也不会怪你。


  你还没答我话呢!”艹!真TM开放,很怀疑她是做特殊行业的,也不知道馨儿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疑惑问凉子说:“什么话?”我是真没听清,或者说没理解。


  她眼睛往我裤裆瞄,撇嘴说:“不用说我都看到了,是挺吓人的,就是不知道好不好用。


  ”擦!我懂了。


  NM,这女人一天到晚都聊些什么呀?怎么这种话也跟闺蜜分享。


  不过我是真被凉子诱到了。


  这女孩大胆的作风我已经无力吐槽,现在又想扑她了,猜想她大概也不会反抗,但馨儿始终是我过不了的坎。


  郁闷的正想出去,她一副垂涎的样子拉着我说:“你让我看一下呗,见识一下。


  ”NM,这女人不诱死人不罢休。


  我犹豫着说:“这……不好吧?”其实挺想给她看的,虚荣心男人也有。


  她狐狸精一样笑着:“有什么不好的,看一下又不会掉块肉。


  ”我都被说服了,手放在裤腰上,她却反悔了,往外走说:“算了,不看了,万一想了怎么办,没有男朋友的女人真可怜!”她摇头晃脑的,我从后看着她的肥美心痒难挠,很想说我可以帮她。


  这女人太会撩了,我都想化身成狼了,反正家里也没別人。


  我按捺住冲动翻馨儿的脏衣服,凉子看到好奇,问我在干嘛,听我说要给馨儿洗衣服,她挺感慨的:“这年头,会洗衣服的男人不多了,愿意给女朋友洗衣服的更少。


  ”她们那没洗衣机。


  我笑笑不说话。


  凉子突然凑过来跟我撒娇:“军哥哥,你也帮我洗几件呗!”我听着心头一热,没控制住,装作无所谓的说:“行啊,拿来吧!”给自己女朋友洗衣服跟给別的女人洗衣服可不一样,我都热血沸腾了。


  “太好了。


  ”凉子翻衣柜,一堆衣服砸下来的时候我就后悔了。


  NM,这女人跟馨儿一样,都是积一堆衣服都不洗的主儿,估计也是干洗店的常客。


  她还没完,眼珠子一转,从衣柜找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跟我说:“你稍等,我把身上穿的也脱给你。


  ”艹!她当我是佣人呢?
外汇交易中心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tubbyxjock